ココロ_一名沉迷紫绿的女士

∞团担 虽然嗑all雏嗑得起劲..而且名字也很仓雏,但是个♠💜女孩~~
6+1=∞

【橙红】夢花火


橙红极短,有一点儿意识流吧大概(

大概是be,也可以是开放结局了🤔

↓可以的话那么请



——————————————————————

夏の熱に  ビルの群れる隙间を抜け

——————————————————————


“我想去香港。”

  丸山突然在休息室来了这么一句。

  习惯了他的跳跃思维,涉谷眼皮都没抬一下,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打游戏。

  “又怎么了?”


  “想去看看夜景吧。” 听到这句,涉谷皱皱眉头,终于抬头看了丸山一眼,发现对方也坐在沙发的另一边,姿势都没换过。

  “亮酱之前去了回来跟我说,那边的楼好高,到很晚城市的灯还是亮的,从城市上面看,整个香港就像一朵巨大的烟火,很美的。” 丸山自顾自地继续说,张开双手形容给涉谷听。


  “是不夜城吧。” 涉谷敷衍了一句,“可灯太多晃眼睛,我不喜欢。”


  “嗯,那就不去了。” 丸山顺着话说,看起来也没有多在意,伸手揉了揉涉谷刚剪好的顺毛。

——————————————————————



  涉谷抬头看着周围的钢铁丛林,他脖子都酸了,也还是没能够看见高楼的顶层。

  几近半夜,街上却还是亮堂的,食肆和酒吧还热闹着,时不时传来酒醉之人的哄笑和喧闹。







  「从城市上面看,整个香港就像一朵巨大的烟火,很美的。」

  谁曾绘声绘色地给他形容过,像梦中的情节。







  涉谷觉得很闷,这个夏天太燥热,香港街头的人流太多,高楼挡住了所有清凉的风。

  香港的小巷,有类似昭和的气息,街道偶尔还会传来些莫名的气味,令人并不太舒服。

  涉谷找了个开放冷气的小商场,钻了进去,却依然觉得闷得很,阻滞的空气充斥着他的肺,让他无处可逃。



  这样的地方,很美吗?

  涉谷没仔细想,人都说是,那就是吧。





  这异国城市太过忙碌,容不得失意人。



——————————————————————



  丸山此前想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这一场的演出非常成功,他的贝斯演奏很完美,让现场气氛更加高涨起来。

  与团员手牵手谢过幕后,丸山回到他们的休息室,可能因为走得太快,只有他一个人。


  他换好衣服后坐在沙发上看手机,无端想起,自己好像很久没有去看过烟火了。

  新剧番组还有live一齐轰过来,挤得他越来越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奢侈的消遣。




  而且那样绚烂如梦的花火,一个人去看,未免也太过于寂寞。



  于是他没有再想。

——————————————————————




  夏天就要过去了。

  可天气依旧像是被厚重的帘挡住,让人昏昏沉沉的,感觉比盛夏还要闷热。


  丸山在这时候收到了来自涉谷的信息。

  「我要去LA了。」



  也是我不熟悉的地方。丸山想。

  在手机上反复输入又删除文字,丸山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语言表达是这样匮乏。




  今年的夏日祭典也是最后一遭,此后就再难两人去看烟火了。丸山无力地放下手机。



  那祝你一路顺风,要走的路畅通无阻。


——————————————————————




  香港的高楼始终还是抵挡不住寒冬凛冽的风,寒风如同刀子一样刮得人生疼。


  将脸挡在厚厚的围巾后面,丸山加快了脚步,找了一个人不多的小商场,钻了进去,却依然觉得冷得刺骨,肺里都是冰冷的空气。



  他想起早几年,自己说想来香港看夜景,因为沐浴在灯光里的香港,本身就像一朵巨大的烟火,很美很美的。




  而实际上丸山并没有见过,只在网络上的图片和旁人的描述中,虚构出一个想象。




  那时心里有底,勇气很大,身边有个人,觉得自己就能强到走遍世界,到哪都是精彩的。


  可现在心里又空又冷,走在异国他乡的街头,这里过于晃眼的灯光和别处并无区别,头都抬得酸了,也望不到高楼的顶层。


  他累得爬不到高处,自然不知道从城市的上面看,是不是像一朵巨大的烟火。

——————————————————————


君は今  浮世の中で

笑ってくれますか

またね と離す手の

距離が無限になる

確かめ合えた

あの日はもう

夢花火  空の彼方へ

消えていくのですか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双桶/横仓】镜(四)


  这边安田被带着一直跑,心里也跟着忐忑,他许久未见的初恋,跟从前的样子大不相同地出现在眼前,但眼睛还是跟从前一样的亮,做事也还是这样地随心所欲,令他摸不着头脑。



  可心甘情愿。

  “subaru。” 安田轻声唤道,被抓住的手使了些力气,涉谷从来没在力量上赢过他的。

  涉谷也就停下了,手还是牵着,回过头去看这力量型的小个子,抿了抿嘴。

  “我还..” 安田实际上没想好要说些什么,对他这个阔别多年的前男友,可还是下意识地说。



  “我知道,” 涉谷咬着下唇笑,露出的一边酒窝很甜,看起来有些害羞,“我知道的。”

  安田不明所以地眨一眨眼,感到手里抓着的那只小小的手出了汗。

  你知道什么?

  你知道在和你分开以后,我总是日日失眠,半夜醒来再难以入睡?

  还是知道自你以后我未见过那样的眼睛,世界都陷入了灰暗之中?

  还是知道我自相遇以来未曾改变地爱着你?





  安田看到涉谷不易被察觉到的发红的耳根,还有他笑起来很漂亮的眼睛。

  他就明白,他们的灵魂从一开始就是很相似的,他一定会知道的,一定会的。

  待安田闻到涉谷身上一直没变的那一股淡淡的香味,觉得自己从所未有地充实。







  这边大仓苦着脸看他喜欢的白皮帅哥,还在一脸认真地探讨怎么让他的朋友和帅哥的弟弟重修旧好,心里堵的难受极了。

  我来和你见面不是想要撮合别人的恋爱,是想和你谈恋爱呀!!

  某不知名地下乐队的鼓手先生愁眉苦脸,表示这情况他没遇到过不知道怎么解决。



  “横山桑~~~” 大仓趴在桌子上一脸生无可恋,声音听起来却像是在撒娇。

  “嗯?” 横山忽然清醒,懵逼地看向对面的大仓,却被他毛茸茸的头发吸引了注意力。

  看起来手感很好,像邻居家的大金毛。

  横山这样想,没忍住伸出了罪恶的手。



  被揉乱头发的大仓没搞清楚状况,只是耳朵被烧开水似的笑声骚扰了。

  “果然可爱的人也跟可爱的人一起玩。”

  “?????”





  横山随即才想起什么似的一拍手:“对了大仓君,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

  “什么……” 大仓心累。



  “你和不和我交往啊?”

  “哦……”











  “嗯???”

  “啊,太好了。”





  ????????????

  是不是太随便了一点。



  难道不是要经过层层铺垫扭扭捏捏好想急死你之后才能顺利在一起的吗???





  这天大仓的少女心被击得粉碎。



  大仓从沙发上猛地弹起来:“什么?!你和横山桑的表弟重归于好了?!”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 安田掏掏耳朵,没忍住啧了一声,“我不是说过你这辈子都不要来我家了吗??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yasusu也没有赶我走嘛~”

  “哦。”











  “啊啊啊啊啊啊yasu我错了!!外面好黑!!风好大!!人家好怕啊人家再也不敢了!!”

  大仓的挠门声变成了安田晚饭的佐料。



  嗯,竟然还有点悦耳。

  安田喝了一口因为心情好难得做的意式浓汤。

  大仓在门外趴了一会,突然跳起来狠狠地锤门:“yasusu!!你开门!我突然想起来一件超级重要的事情啊啊啊啊!!”





  过了一会门打开了,安田黑着脸说:“大仓忠义,我的门要是坏了,你来给我当门。”

  正值秋高气爽的天,大仓背后却出了层冷汗。

  “对不起……”








  “讲完就滚。” 安田坐在沙发上开始涂指甲。

  大仓觉得自己没犯错,但是自己这个就像亲哥哥一样的朋友,明显比以前疏远自己了,从前小个子在自己到他家里的时候,恨不得跟自己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呢。

  看来跟前男友复合之后就重色轻友了,哼!

  没想过是谁先重色轻友的大仓感到很生气。

  “yasus..”  “嗯?”   “……yasu。”    “说。”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现在的关系很尴尬。”

  “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

  “昨天横山桑跟我提出交往了。”

  安田换了只手继续涂:“恭喜啊。”





  大仓忽然拍了桌子:“这不对啊!!我一直把yasu当亲哥哥来看的,现在你成了我的妹夫?弟妹?难道你还要叫我一声嫂子?!”

  “……”




  安田放下了指甲油,终于认真地看着大仓了。

  “我的好弟弟啊,明天我带你去×春的杂志社一趟吧。”      “?????”

  “我感觉你资质挺适合那里的。”


——tbc——

文风走偏了,不看拉倒。

后续不知道怎么写了,有缘再见吧。

论奶香茄子的制作过程×

……

铠甲勇士  七傻大闹关西  关八战队 》同人


高二拖到大二的横雏了解下?×


我们把女朋友女主和喜欢的妹子什么的都抛开好吗,专心搞搞黄色文学好吗(不


高二的小女孩儿写的东西,肯定会有些狗血有些雷非常ooc……(小声


其实它后续是有肉的!等我有肾了我就写(











  “我、我是绝对——不会把遥ちゃん交给那种偷拍女高中生的猥琐大叔的!……嗝!!!”


  black揉揉额角,并不是特别想搭理眼前这个醉鬼,并且开始思考要怎么将他赶回去。

  “black你说话啊!!我自己在不停的说有什么意思嘛!而且red居然因为宿醉在家睡了两天……他不来陪我,我只好一个人来找你了…现在连你也不理我呜呜呜呜……” nasu手里握着酒瓶抱怨着,表情像是谁欠了他五百万。


  “……” black只好站起身,走到大声嚷嚷的nasu旁边,试图将他扶起来,“我们现在不是变身状态,不要这样叫我。还有就算red一起来了,也只是两个酒鬼相互抱怨而已。”


  nasu重心不稳地倒在black身上,酒气让black下意识地要推开他,却见nasu笑着露出自带闪光特效的虎牙:“那…诚君!!”


  “……。”




  nasu因为听说有虎牙的男人更受欢迎,就去做了美容。而实际上在black看来,nasu的虎牙还是可爱多一点。


  是的,black最近不知为何开始觉得nasu浑身上下都是萌点,甚至是那为了钓妹子而梳的油头,也带着一股蠢萌之感。此刻nasu傻笑着靠在black身上,black心里想的居然还是“好可爱”。

  black此前从未对男人有过这种想法,恋爱的经验也只是比nasu好一点,之前交过几个女朋友,也不至于是“茄子”了。限制级的片子也不是没看过,就是跟普通男人一样来个一发神清气爽……


  但说不定,nasu是特别的那一个。

  也许是当其他四个人背叛了战队,自己这个队长没有受到应有的信任时,这个看起来傻愣愣的男人,站在自己旁边说“我们的队长可是black”,在战斗时也是随时都将最重要的决定交给自己。在这个任何人都不值得相信的时代,还有这么一个人能够无条件地信任自己……


  真是一个可爱的人啊。black的眼神柔软下来,望着眼前还在喃喃地说着什么的nasu。

  也许是感受到了black的视线,nasu停止抱怨,转而别过脸,重新拿起酒瓶,结果被black毫不客气地夺了过去。


  “再喝下去你就和red没有区别了,差不多了你就给我回家去睡觉。” black将酒瓶放在桌上,转身就想把人架起来送出去,nasu却顺势挂在他的身上,说什么也不肯走。


  “black!你听我说啊…遥ちゃん她说她是喜欢茄子的…但是跟我的情况还是有所不同吧?我可是一点经验都没有啊…万一我真的成功钓到了她,我却什么也不懂……” nasu委屈地看着black,又大又亮的眼睛也蒙上了一层水汽,仿佛在对black求助。

  black眯了眯眼睛,伸手将nasu揽了过来:“ナス,你想不想脱离童贞?”

  nasu愣了一下,还没有意识到black动作的含义,下意识地点点头:“当然想啊……只是我觉得,第一次是要交给自己喜欢的人的,所以我在有女朋友之前,连av都不敢看…唉,要是遥ちゃん能够接受我就好了。”


  black不知为何有点生气,伸手钳制住nasu的动作,凑近他的脸:“你就这么喜欢她?可你不但是童贞,还连接吻都不会呢。”

  nasu有些心虚地咽了咽口水,不服气地说:“不就是接吻吗,这个我还是会的!!”


  “哦?那你告诉我,要怎么做?” black稍稍松开了手,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nasu被black的表情惹得恼羞成怒,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混沌的大脑没有做太多的思考,伸手就扳住了black的肩膀,盯着他因为惊讶而瞪大的眼睛,直直地吻了上去。

  “……” black没有动,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好整以暇地站着,仿佛在示意nasu继续下去。



  而实际上nasu在嘴唇贴上的那一刻就短路了,脸红得跟红烧茄子一样(×),麻木的大脑在拼命地调出曾经看过的少女漫画的接吻情节,但是久久不敢有下一步动作。

  嘴对嘴之后…要怎么做来着?漫画里好像到这里就没有了,那要怎么摆脱童贞啊……


  nasu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脑内还不受控制:原来接吻是这种感觉啊…black的嘴唇软软的,好像上次吃过的牛奶布丁……

  咦,black没有推开我,一直还以为他讨厌我…啊咧这可是我的初吻,没有留给遥ちゃん真的好吗…还有black会不会觉得我很恶心啊……

  而black见nasu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最终是有些无奈地推开了他。




  nasu被推开之后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说话也不利索起来:“对、对不起…我刚才没有想太多……black你不要讨厌我、我知道…我这样是有点奇怪……”


  “ナス,” black打断了他的辩解,“接吻可不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啊。”


  “…诶?”



  趁nasu还一脸懵逼,black重新凑了上去,这次是带有浓重酒精味道的吻,black含住nasu的唇摩挲了一会,就将舌头伸了进去,在他的口腔里尝遍了廉价酒的味道,偶尔顶过他敏感的上颚,nasu都会不由得浑身一抖,下意识地要逃开,横峰却更加气势汹汹地攻进来,让他无处可躲。



  这个莫名其妙又暧昧的吻持续了多久,nasu不知道,他只知道到了后来,自己的意识模糊,开始微微地回应对方,生涩的动作激得black托住他的后脑勺,吻得更加起劲。



  同时black还感觉有一股电流从后脑一直往下蔓延到下半身,熟悉的感觉让他一阵战栗:他居然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吻起了反应……


  两个人之间交换的空气越来越少,nasu只觉头昏脑涨,浑身发软,无力地抵住了对方的胸口,倒像是欲拒还迎。

  black最后还是恋恋不舍地放开了nasu,nasu还没有反应过来,脸通红地睁开眼睛,嘴边还挂着一丝没有来得及咽下的不知是谁的唾液……

  眼前这副模样的nasu让black下身一紧,涨得有些发疼,于是好不尴尬地捂住脸别过了头。


  black的动作令nasu有些不安,他低下头:“原..原来接吻是这样的啊…black对不起,你一定希望接吻的对象是可爱的女孩子吧……” 话还没有说完,nasu就瞥到了black那鼓起的裤裆,“你……”



  “ナス,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也很可爱?”


  “诶???”


  black凑近nasu的脸 ,说话呼出的气都洒在了他的耳侧:“ナス、我喜欢你,你好可爱。”


  “诶诶??!”


  “但是,你要是不喜欢我就算了,你就去找你的遥ちゃん摆脱童贞吧。不过那样一来我就失恋了,跟现在你一样,好可怜的。” black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无赖,“所以,跟我做吧?”


  nasu被black放大的脸和自己身体奇怪的反应搅得迷迷糊糊的,不知怎的就点了头。

  black马上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nasu觉得自己像是落入了一只狐狸的圈套。


  “ナス,果然好可爱。” black又凑上来在nasu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心满意足地把人横抱起来。

  nasu下意识地挣扎,却在抬头的一瞬间看到black漆黑好看的眸子和刚才与自己纠缠的性感的厚唇,心脏猛地一跳,呆呆地望着black的脸再次接近,落下了一个吻。

  “b..black...” nasu觉得自己话都说不大清楚了,心跳很快却又很清晰。



  茄子有爱上牛奶布丁的可能么?不但味道不同,种族也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过。nasu偷偷地抬眼看,发现对方一直用融化了笑意的眼睛看着自己,不由得烧红了脸。


  他们两个都是男的,男人之间也可以做那种事情摆脱童贞吗?nasu越想脑子越乱,酒精让他整个人像是着了火,最后干脆自暴自弃地抬手抓住了black的领子,主动将自己贴了上去。


  而black只是脚步一顿,随后便将人带进房间,扔到了床上。凉凉的被子让nasu很舒服似的蹭上去,满足地眯了眯眼。


  “呐ナス,” black也欺身压了上来,直视着nasu澄澈的眼睛,“你喜不喜欢我?”


  “我……”

  “ナス,我的ナス,” black将他圈进了怀里,埋进他的颈窝,“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nasu听见black声音在抖,他想原来这个平时看起来最靠谱的队长,也是会害怕的,害怕听见自己的回答。

  “……喜欢,我喜欢black。” nasu想自己实在是太过于善良了,虽然也没有多少撒谎的成分。


  然后nasu就感觉锁骨被咬住了,不由得发出了吃痛的低呼。

——tbc——

黄泉比良坂【丸昴】

99镹感冒灵: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BE预警!


感谢日桑和皮皮帮我努力改虐了!(雾


建议配合黄泉比良坂这首歌食用!分享伊東歌詞太郎的单曲《黄泉比良坂》http://music.163.com/song/415904870/?userid=34289468 (@网易云音乐)




————————正文分割线—————————




夏の日差しはやがて,


夏日的阳光,


夕暮れの朱に染まるでしょう,


将把傍晚染成朱红,


風の音さらさらと鳴り,


风声飒飒,


誘ぐ闇へ,


诱往黑暗。

丸山把领带打好结,整理好位置,拉门滑动,一个女声响起在屏风后面:“丸山先生,外面都安排好了。”


丸山站在灵堂左侧,Subaru生前熟悉的朋友并不多,前来悼念的人寥寥无几,他礼貌疏离的和前来的人一一握手。安田赶过来的时候有些迟了,连夜的暴雨让路上格外难走,显得灵堂都潮湿闷热,空调兀自发出微弱的声音试图驱散这种感觉,丸山坐在第一排的座椅上,看着Subaru的照片出神。




“抱歉来晚了,后续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么?”安田出声打断了丸山的思绪。




“嗯。”丸山抬头看着安田,“我想试试看那个方法……”




安田有些烦闷:“那都是骗术!丸山你不至于听信那种谣传吧!”他看着丸山,却看不透丸山的一点点表情,安田生出了心慌的感觉。




丸山低下头看着遮挡住自己眼睛的刘海,他的毛发属于长的快类型,胡子每天不修剪的话和渋谷接吻都会被他说刺,丸山想着突然笑出声来。




安田上过香之后就离开了,丸山和工作人员整理好东西,棺材被前来接管的人运上车。他想起安田临走前和他说的话:“你不要后悔,和那种人做交易,要付出的太多了。”可他连渋谷都没有了,他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




丸山隆平眨了一下眼,仰头看了看天,硕大而稀疏的雨滴猛地一下砸进他的眼里,接着一滴又是一滴,倒豆般脆生生的砸在肌肤上"啪啪"作响。一瞬间,大雨滂沱。他出门的时候有点着急,伞一直都是Subaru收拾的,他不记得放在哪就没拿,倒是遇上了大雨。他快走几步到了那个神社,进了内间的和室。



“传说伊邪那美在生育火神的时候不小心被烧死,她的夫君伊邪那岐对她日思夜想,于是前往阴间看望她,伊邪那美在和黄泉的神商量的时候,伊邪那岐觉得时间太长就取下左发髻上的木梳,看到了原本应该美丽的妻子现在身体却是即将腐烂,便害怕的逃跑了,伊邪那美十分生气,伊邪那岐用千引石堵住黄泉比良坂。”宫司把刚烧好的茶壶递给丸山,丸山将茶壶里的茶斟上一杯,那本该是滚烫的茶,倒在杯子里却只有铃铃铃的响声,一点热气都没有,喝到嘴里和凉水差不多,也仅仅是不冰牙罢了。丸山愣了一会,将冷茶一饮而尽,“即使他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你也不后悔么?”




丸山笑着摇摇头:“无怨无悔”




“用你的灵魂为代价也不后悔么?黄泉路上不好走,你可要想好了。没了灵魂轮回转世就再无可能了。”宫司接过丸山的杯子给他斟了杯热茶,丸山看着袅袅升起的热气,就像那个人的呼吸一样。他想,他用自己的一切,可能只为了,最后感受一次那呼吸的温度吧。


生きるとは 常しえに耐え難き運命,


所谓活着 便是长久困苦不堪的命运,


死ぬるとは 罪深き我が身の果て,


所谓死去 便是罪孽深重的我的归宿,


逃れや,


去矣。


渋谷すばる看着比良坂两旁的长明灯,沿着忘川的水波向与自己相反的方向漂去,也是谁愿来这个地方呢?Subaru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他会喝一口孟婆汤了却前世今生,那maru怎么办,他肯定会哭鼻子,他平时那么多愁善感的人,会哭成什么样啊?




渋谷顺着比良坂的指引向前走着,突然引着他前进的力量仿佛消失了一般,他感受到了不属于这个冰冷黄泉的温度,他感受到那个熟悉的呼吸,丸山的吻像是在道别一样,他的嘴唇如饥似渴的贴过来,让Subaru快要无法呼吸,丸山的手指滑进Subaru的发丝间,将Subaru拉得更近。




Subaru紧闭着双眼,他以为在黄泉路上,他早已没有了人类的情感,他早已是这世间的一缕幽魂,在他走完这段路之后,他会和他仅有的属于丸山的记忆彻底分别。Subaru无法说话,这黄泉路上太不好走,他都快忘记如何发出丸山喜欢的声音。




他和丸山就这么相拥着,在长明灯的发出微弱的光下。渋谷突然想到了他和丸山在毕业时一起去的那场花火大会。




在被夕阳染红的天空中,丸山小心翼翼的牵着他的手指。他们在夜晚烟花的背景下拥吻在一起,他听到丸山说的那句“喜欢你”。携手于花前月下,四目相对,两心无猜,看鸳鸯交颈,并蒂花开,只愿到满头白发,依旧与斯人相守。他们在那时许下的不离不弃的诺言。




丸山将渋谷拥抱的很轻,如同花火大会的牵手一样。他心中的珍视,那份爱意,丝毫不加掩饰的传达给渋谷。丸山舍不得,他怎么忍心孩子心性的渋谷一个人走完这孤单寂寞的黄泉路呢?他来这里,看他最后一眼,也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条路。




“Subaru,走吧,去喝了孟婆汤,然后忘了我。”丸山松开怀抱,将渋谷推向奈何桥的方向。渋谷すばる想要回头,可那股属于阴间的力量又拉着他向前行进,渋谷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可是它们落不下来,“别回头,Subaru,去完成你的人生。”


貴方の背中は遠いままで,


你的背影渐行渐远,


消えゆく命の灯火,


生命的灯火在逐渐熄灭,


黄泉比良坂に消えた契り,


誓约消逝在黄泉路上,


愛しい君へ,


致 深爱的你。


渋谷すばる站在奈何桥旁,看着比良坂灯火通明。喝下那忘川水煮的孟婆汤,他看着自己的泪水砸进汤里,溅起涟漪。他怎么不知道呢?黄泉路上灵魂散了就无法转世了,他们永远都无法相见,可他还是愿意和丸山许下下辈子的约定。



千山阻隔万里远来世再续今生缘宁愿相守在人间不愿习作天上仙


渋谷看着丸山渐渐消失在长明灯的烛火中,他记得丸山的笑容,那温暖的笑容仿佛有破开一切的力量。他记忆中的温暖带着他的心伴着忘川的长明灯回到人间的远方,永远留在了那里。

夕暮れに染まる空は見えずに,


再也见不到被夕阳染红的天空,


常しえの闇に沈むわ,


沉入永恒的黑暗之中,


「さようなら」愛しき日々の調べ,


“永别了” 所爱的日子里的旋律,


二度とは帰らぬ日々,


过去的时光再也无法归来。










阿润生日快乐💜💜💜🙈
长大一岁也要继续帅下去~~
SJ我会照常嗑爆的嗯。

【双桶/横仓】镜(三)

  前篇指路


  大仓一脸“哇好劲wor”的表情,有些八卦地看向安田,想着怎么个问法会比较有趣。

  “yasusu你居然是上面嘛?”

  “……大仓忠义,你这辈子都不要进我家的门了,我谢谢你了哎。” 安田没有看大仓一眼。

  “唔…” 大仓想挽回什么,但转念一想自己都能够在现实中见到横山了,也不需要经常跑安田家神经质一样地看着镜子了,这样翻脸不认哥地想着,就没有说话。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安田紧张得不停喝面前的咖啡,横山和涉谷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大仓也不知要说些什么。

  横山最终叹了口气说:“安田君,subaru他不是责怪你的意思,你没有必要自责……谁抛弃谁、或是相爱这种事情,自古没人说得准。”

  哇这什么年度大戏的发展,大仓的八卦有些按捺不住了,忍不住开始脑内。

  「当初我们山盟海誓说要爱对方一辈子!你最后居然喜欢了女人!?」

  「本来我们可以一起搞乐队的!你竟然让演艺公司老板潜规则,歌手出道了?!」

  「理由也不说!渣男!我…我会生下来的!」

  大仓脑海里的故事情节走向越来越偏,脸上浮现出了腐男般奇怪的笑容。


  对面一直悄悄地看着大仓的横山突然打了个冷战,脸色变得更白了几分。







  涉谷瞄向横山,他这个表哥一直以来都有着莫名其妙的禁欲人设,女朋友也不是没交过,可总是表现得像个性冷淡,女人自然而然地就离开了他的身边,以至于他十分优秀却单到现在。

  哦,怪不得,原来跟自己一样是个给啊。涉谷露出讳莫如深的笑,横山从进门以来眼神就没离开过面前那个大金毛一样的男人,看来就差给营造环境了。涉谷想了想,决定助个攻。

  毕竟自己跟前男友也有一些事情需要解决。涉谷将眼神移到了快要把咖啡喝光的安田身上。



  “yasu,” 涉谷突然开口把安田吓得差点打翻了手里的咖啡,“我有事跟你说……”

  “は..はい!” 安田几乎要破了音,涉谷抬眼看了看他,不由得皱皱眉。

  “…可这里不方便,我们换地方说。” 涉谷猛地站起身,抓住了有些惊慌失措的安田,向横山意思意思点了个头,就要往外走。

  “su..” 安田想要挣开涉谷的手,抬头却见涉谷直直地看着自己的眼神,那眼神也十足熟悉,不掺杂什么成分,比金还要纯。


  安田心里抖了抖,手上再没有使力,就这样硬生生被涉谷拉着出了餐厅。




  大仓探着脑袋八卦地观望,直到那两个人再看不见踪影,只好耸了耸肩表达了无趣。

  “他们俩小矮子,我倒是好奇谁在上面谁先表的白怎么分的手……” 大仓收回目光不甘地小声嘀咕,总算能认真地看他前面的白皮帅哥了。



  “大仓君,虽然我们今天算是初次见面……”

  横山一开口就吓得大仓心里咯噔一下:哦这展开难道是要告白?!虽然我们只在镜子里见过相遇方式很狗血很鬼扯但我还是爱上你了?!







  “但我还是想说,你……可真的是嘴贱。”

  “……”





  大仓想他和白皮帅哥的故事还没开始呢,怎么有种就要结束了的感觉……








  “嗯…不过,你很有趣,我中意你。”

  横山右手握着面前的咖啡杯,左手不自在地理了理刘海,说这话时表情还带着些羞怯,不过总算是说出了心里话,涉谷要是听见一定会感动得掉眼泪。

  “啊?” 大仓呆呆地张着嘴巴,看着横山变得粉粉的脸皮,竟一时忘了如何接话。

  横山的眼神开始往下瞟,厚厚的下唇被紧紧咬住,形状是十分好看:“倘若大仓君愿意……”


  唔,这大学教授怎么告白也文绉绉一套一套的啊,不过好看的人怎样都是养眼的啦。


  大仓托腮欣赏着害羞的白皮帅哥,想想他们相识的过程实在够不可思议,镜子里看到的帅哥,是好友以前的老师什么的,要是把这种事情告诉以前的自己,怕是要被当成傻子的。


  但是爱情来了挡都挡不住!谁没当过回傻子!大仓幸福得冒泡,横山接下来说的话他也没听进去多少,只盯着对方看。




  “?大仓君,你在听吗?” 横山蹙起了眉,抬眼看着大仓,表情明显略有不快。

  “啊,对不起,你说什么?” 大仓抱歉地笑笑。

  “我说,请问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表弟和安田君解开误会,从而复合吗??”


“……啊????!!”






  哦,原来不是告白啊。大仓托在下巴上的手放下来,改为捂住了脸。

  真是前路漫漫。

——tbc——

请两位🔒了谢谢

【双桶/横仓】镜(二)

竟然有续篇哈哈哈哈(被打

前篇指路







  安田发现最近大仓来自己家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而且开始寻找各种借口过夜。

  安田的疑虑越扩越大,直接问大仓这货也只是支支吾吾地说什么喜欢自己家的浴室,用吉他拨片想也知道是有鬼啦!!!

  于是我们机智的yasusu特意找了一天,对大仓谎称自己要出去办事,拜托他帮忙看家。被爱情蒙住了双眼的大仓先生当然是一点意见也没有,欢天喜地的把安田送出了家门。

  在门外溜了一圈的安田心想着时间差不多了,他倒要看看这个成长过快的弟弟到底是在自己家里鬼鬼祟祟地做些什么。

  安田悄咪咪地摸回了自己家,推门的时候动作轻得就跟做贼一样。




  “欸~横山桑长得这么帅也没有女朋友吗?”

  “你问我啊?我可不喜欢女孩子的~。”

  “横山桑觉得我怎么样呀~?”

  ……



  这孩子莫不是单身久了,给熬出病来了。

  安田叹了口气,想着下次联谊怎么说也要把大仓带去,别给搞成人格分裂了。

  轻手轻脚地走向浴室,安田心想,他可不想看见自己多年来的好友兼弟弟因人格分裂而自言自语的糟糕现场。

  安田探头往浴室里看,发现大仓的脑袋凑到了镜子面前,表情近乎zz,还说着一些类似于调戏良家妇女的话语。

  而镜子对面不是大仓本人的身影,而是一个身着黑衣皮肤透白的男人,五官生得是十分好看,此刻双颊染上了一点粉红色,安田也是看呆了。

  “横山桑?你生病了么?脸很红哦。” 大仓的语气在安田听来有些流氓,心想这孩子怎么泡帅哥的(?),可别把人给吓跑了。

  可还没等安田冲上前阻止,镜子里的横山就瞥见了偷看的安田,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大仓回头一看,顿时冒了冷汗:“yasusu?!你怎么回来了呢……”

  “嗯哼,我要是不回来你就要把我家的镜子给泡到手了是吧??” 安田叉着腰走进浴室,心里想的却是我要走近点看帅哥。(喂

  横山认真地看了看安田的脸:「咦?你…你是安田君吗??」

  啊?帅哥认识我?安田还有些懵逼,也定睛看了看横山的脸。

  “横…横山老师……”    「真是巧啊。」

  横山虽是柔和地笑着,安田却慌得连连后退几步:“啊…是、是啊……”

  “yasusu?” 大仓有些懵,“知り合い?”

  横山笑了起来:「大仓君,这可真是巧,安田君是我还在高中教书时候的学生。」

  “哇!” 不明真相的大仓开心都写在了脸上,既然是安田的老师,岂不是意味着能够见到真人,不用再在镜子两边对话了?

  安田看起来却不是那样开心,出的汗甚至浸湿了新买的拿来搭小裙子的衣服。


  「原来我们还算间接认识啊。」 横山解开了一颗衬衫的扣子,后退一步,「所以、大仓君那边原来不是自己家呀。」

  “啊……” 大仓顿住了,自己从没有解释过这边其实是朋友家,对方便一直以为是自己的住处了。

  “对不起!没有跟横山桑解释…这边其实是yasu的家……”

  「为什么跟我道歉呢?」横山抬眼看着慌乱的大仓,「说起来你们关系真好,我总是能够见到大仓君,会不会打扰到人家啦?」

  “啊是啊他每天都来打扰我,我快被他烦死了。”安田忙不迭点头,大仓悄悄瞪了他一眼。

  「唔,可我也想跟大仓君见面,这可怎么办呢?」横山看起来有些苦恼。

  “我们可以直接见面呀!让yasusu把我们都约出来嘛!!” 大仓想都不想脱口而出。

  安田心底冷笑一声,养弟弟吧,养得他把自己当红娘电灯泡还觉得理所应当呢,被白皮帅哥蒙蔽双眼不惜坑哥了呢。


  「哦?我和subaru也好久没跟安田君见面了,这周末,我们一起吃个便饭怎么样?」横山似笑非笑地看了安田一眼,提议道。

  “好啊好啊!” 大仓的喜悦都写在了脸上,兴奋的大熊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好友兼哥哥的不对劲,安田的脸色实在白得吓人。



  等横山因为到了要去学校的时间告辞之后,安田才揪着大仓的卷毛痛心疾首:“大仓忠义你没见过帅哥是不是,这么多年了我一个大帅哥在你面前还没有让你的审美标准稍微提高一点吗?!虽然横山老师确实很好看,但你能不能矜持一点,怎么跟只狗狗一样直往别人身上蹭呢?你说说我是怎么教你的……”

  小个子blabla说了一堆,大仓没忍住开口吐槽:“yasusu只教过我出手要迅速,看到好看的千万不要轻易放手…还有yasusu跟横山桑好看的基准不一样没有可比性啦。”

  安田差点没给气吐血,打算在这周末之后就暴打大仓忠义然后再也不让他进自己家门,什么横山桑大仓君统统滚蛋。










  安田脸色死白地看着窗外,这天终究还是来了,他的旁边坐着一个傻乎乎的大仓,对面是比镜子里还要好看上许多的横山,和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的一个人。

  那个人剪去了长长的头发,没有了张扬的着装打扮,连扩过的耳洞都快要愈合了。

  如今他梳着乖乖的妹妹头,又大又亮的眼睛到处打量,抿着嘴巴露出浅浅的一边酒窝,就像一只温顺的家猫了。



  可安田知道他的灵魂是狮子,因为他们内里都是一样的,歌里有他们的世界,他们一开口就都能脱胎换骨,变成与平日里全然不同的人。

  “好久不见。” 横山先是对着安田说,而后转向大仓,有些犹豫着说,“……我们,该不该说是初次见面呢?”

  “我们又见面啦!” 大仓倒是毫不在意地说,“横山桑真人更加好看呢!”


  阳光从窗户透进来,大仓的耳钉刚刚好反射了漂亮的光,金色的头发和灿烂的笑也好看得刚刚好,晃了横山的眼睛,大学教授难得有了一瞬恍然和不知所措。


  “嗯…谢谢。” 横山摸了摸鼻子,他想说大仓君笑起来也非常的漂亮,虽然用漂亮来形容男人是哪里有些不对,但这是他看见大仓的第一时间浮现在脑海里面的词语。

  横山旁边的短发男人瞟了大仓一眼,实在没忍住打了个哈欠,往后瘫在了椅背上。

  横山抬手打了一下男人的脑袋,男人吃痛地捂着头瞪了他一眼:“我困了!干嘛一大早把我拖起来,又不是来见可爱的女孩子的!”

  “这是我表弟涉谷昴。” 横山对着大仓不好意思地笑笑,“他以前跟安田君是同校生,他这人性格就是这样奇奇怪怪的,请你不要太介意……”

  大仓摆摆手:“不介意不介意,表兄弟都是帅哥,真是养眼啊哈哈哈哈哈……” 直到安田用手肘顶了一下他的肚子,才停止了那魔性的笑声。

  涉谷的眼神飘到了安田身上,挑了挑嘴角露出了意味不明的表情。

  「好久不见,yasu。」


  “喔..嗯。” 安田的眼神有些不安,支支吾吾地说,大仓感觉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安田。

  “yasusu?你和subaru君怎么了吗?”

  安田还没有回答,对面的涉谷就先开口道:“我和他,是曾经的恋人关系哦。”

  大仓用陌生的眼神看着身旁脸色煞白不停发抖的好友,觉得今天的一切都发生得有些跳跃,脑子都快要转不过来了。



  「可是他先把我抛弃了。」

——tbc——

be不存在的哦~(

实际上并不想写长篇啊(泣

甜甜地谈个恋爱顺理成章滚上床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