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コロ_一名沉迷紫绿的女士

∞团担偏💜❤💚 a团❤💜o kkl/kkf💙 今井翼💙 tegomass 跳团慧念o
6+1=∞

7.15啦,没想到意外地很快。

嗯,バイバイ,一路顺风✨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一些个人的矫情(

  我心里的感觉吧,就是,关于尼酱的所有cp都有萌点,都很戳了。

  但是,跟弟弟们相处的也许一直是“横山裕”,而跟雏雏和suba相处的可能更多是“横山侯隆”。

  这是我奇怪的执念,我个人觉得,对于尼酱来说,一个是天平另一端一直支撑着自己的人,一个是多年来能够一起喝茶叙事的老友。

  虽然cp我跟会长一样主推横雏,但是这种感觉也许跟cp没多大关系。

  「本性」这种东西,挺难捉摸的。

  人要和另一个人做到“坦诚相见”,到底要经过多少年的光阴?



  我活的时间不长,知道的东西不多,喜欢的人实际上也没有几个。

  我活了19年,而他们在一起要22年了。

  这些个年头可能足够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敞开心扉,可能足够让他们一辈子都牵扯上关系。

  有些关系不是你说断就能断干净的。

  三马鹿一直以来都是我心里柔软的那块地方放着的宝物,谁也挪不走他们。

  你们一起走了这么多年,走过快乐或艰苦或悲伤的日子。

  而有一天你们走向各自的路,看到不同的天。

  那有时间就一起约去喝酒叙旧吧,坐下来谈谈那些自己觉得开心或是苦恼的事情。

  另外两位一定会理解,然后笑着吐槽你的。






  突然矫情的我,打扰到了对不起..> <

【双桶/横仓】镜

  ……

  奇怪的设定hhh

  是 @おくら佳 佳佳给的图催生的脑洞!(

  双桶是可爱的,是宝物!(立场超不坚定

  好像有点yasuba(小声

  不写“上”就能够蒙混过去不写后续了,嘻嘻×








  “大仓,你相信世界上会有另一个自己吗?”

  小个子穿着花哨的裙子,却没有显得女气,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双脚碰不到地板,来来回回晃荡,生出了几分的可爱。

  “哈哈,yasusu喝醉了说傻话。” 大仓忠义不在意地笑笑,杯子里的酒液就快要见底。

  “不要叫我yasusu!”

  “嗯,好的yasusu。”

  大仓没有理会小个子的抗议和毫无杀伤力的瞪眼,抿着酒思绪快飘到了九霄云外。

  什么都不想的这段时间,绝妙。大仓眼神迷蒙,手撑在吧台上托着下巴,酒吧里刺眼的彩灯和安田的双脚一起晃来晃去,他新买的黑色耳钉在灯光下折射出好看的色彩。

  “我没有说傻话。” 安田的声音忽地显得沉闷,习惯了尖音穿耳的大仓不由得向小个子望去。





  “我大概遇到过,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大仓看着安田一脸认真的样子,知道接下来的谈话将会漫无止境,便叹了口气接受现实:“哦,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安田章大是怎样的人啊,他独特又有才华,作词作曲唱歌都那么优秀,偶尔的天然可爱十足,笑起来还像冬天的暖阳,谁都喜欢待在他身边。世界上怎么还会有第二个他呢?

  “我高中的时候遇到过,性子可奇怪了,到哪都是独来独往的,留着长长的头发,喜欢唱忧伤或者声嘶力竭的歌,没人愿意接近他。”

  “……只是身高跟你一样吧?”大仓忍不住吐槽。






  可是长发很适合他,在灯光下唱歌的他就像是落地的神祗,他站在话筒前摇头晃脑地唱,那副架势就好像这歌能要了他的命,他像猫咪一样绕着话筒的线,要把自己绕进去似的,声音好听又特别,一嗓子就能够唱进人的心里。

  大仓听着莫名其妙,还开始犯困,闭上眼睛喃喃道:“到底哪里像了……”

  安田侧头看看快睡着的大仓,笑了笑:“不知道呢,可能我们的灵魂是一样的吧。”








  大仓第二天在自己的床上醒来,锤了锤自己因宿醉而混沌的脑袋,迟钝的大脑转了一会,想到昨晚大概是安田把自己扛回来的,便揉揉头发坐起了身。

  「我是世界上的另外一个你,只有我了解你所有的事情。」一个男人坐在床边,额前的刘海被晨风吹起,皮肤白到透明,好像就要散在光里,纯粹的黑色眼瞳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大仓揉揉尚不清明的双眼,风从忘记关上的窗户吹进来,只有刚换的窗帘随风飘荡,房间里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

  “哈……难道是安田病毒之类的东西?” 大仓走下床,环视自己空空如也的房间,忽然觉得前所未有地寂寞。

  真奇怪啊。大仓使劲眨眨眼,房间里孤独的空气把自己笼罩,鼻头莫名其妙地发酸,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呢?大仓环视床边,却什么也望不见。






  大仓托着下巴,看着安田拿着一块自己看来娘里娘气的绣布,针线穿得他眼花缭乱,眼睛酸痛的同时困意也忽然袭来。

  “你在做什么啊yasusu。” 大仓毫不客气地打了一个哈欠,翻身呈大字型躺在了安田家的沙发上,眼前迷迷糊糊就要睡着。

  “不要叫我yasusu,” 安田特地停下手里的针线活,抬头瞪了一眼在逍遥自在的大仓,抑制住了自己心里想要赶人出门的冲动。

  “yasusu,” 大仓努力维持着清醒,“我好像见到你说的世界上的另一个我了。”

  安田继续穿着线:“ 不知是哪位少爷那天还借机嘲笑我身高来着?”



  是真的,而且他好白好白,像是降临人间的天使那样,虽然我没见过天使,但就是感觉、感觉你懂吧,描述不来的。



  “嗯嗯。” 安田敷衍了两句,听大仓那黏黏糊糊的声音,估计马上就要睡着了。


  你别敷衍我,我一起床就看到了,可是等我清醒他又不见了。他长得可好看了,我从没见过那样好看的男人,他好像会从手指尖开始消失,像很多小说故事里写着的那样。



  “那你睡沙发上吧,明天起来要洗澡的话自便。” 安田放下了那块布,站起身要走回房间,“我要睡觉了,明天早起还要上班,晚安。”



  你听我说完呀……算了,你没办法理解那种震撼的,就好像我生来就要遇到他,他终于出现了,我等了他这么多年,他终于就要来找我了。对了,命运,命运你知道吧,就是命运一样的相遇,可能不是两肋插刀的友情就是轰轰烈烈的爱情的那种,你没有遇到过吗?……





  大仓再次在一片迷茫之中醒来,发现自己半个身子挂在安田家的沙发边缘,脑袋睡着睡着不知怎么给睡到了地上。

  安田大概已经去上班了,客厅里又空又安静,大仓揉着酸痛的肩膀,起身去了浴室。

  安田家的浴室有一块超级大的镜子,能够照得到全身那样的大,洗手池的风格也有点少女心的感觉,大仓每次借用安田的浴室都要打冷战,他这个挚友的审美是不错,就是好像搞错了性别。

  大仓脱下身上的衣服,最近加强锻炼的效果在形状好看的肌肉上体现了出来,放好衣服之后,就准备开水龙头洗个凉水澡。

  而大仓抬头一看,镜子里并不是他接近三十年的人生中快要看腻的那张脸,自己脸上总被说是数不清的痣不见了,张扬的金色卷发也变成了服服帖帖的黑短发,皮肤可是白了好几个度。


  是那天早上的那个男人吗?大仓对此事的第一反应是,另一个自己长得还真挺好看的。

  而镜子对面的另一位就不是这样淡定了,他以大仓平生见过最快的速度瞪大了眼睛,丰厚颜色漂亮的嘴唇颤抖着,从大仓的角度看来连唇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他的脸憋的通红,本来雪白的肤色变成了好看的粉红色。



  这一系列的变化在笑点奇低的大仓看来实在太过于有趣,而且还是发生在一位养眼的帅哥脸上,就能够戳爆大仓的笑点。

  然后大仓真的很不给面子地爆笑了。













  “…所以说,你并不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咯?”

  大仓有点丧气,对方是个大学教授,帅气还多金,唇红齿白美人一个,也像是很温柔的人……跟自己这个吃饭还成问题的不知名乐队的鼓手,明显不是一路子的人。

  “你看起来很失落,是我的错吗?” 镜子里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端详着大仓的神色,表情看起来有些抱歉。

  “不不,是我脑洞太大了。” 大仓捂着脸,也是啊,世界上另一个我这种三流电视剧套路,除了安田那种天然说得出口之外,怎么可能会在现实之中发生呢?

  不对。大仓猛地抬头看向镜子,把对方吓了一跳。现实中也不可能发生这种在镜子里看到另外一个人的桥段啊。

  “那个、横山先生,” 刚刚问得了对面男人的名字叫横山裕,大仓抬手摸上光滑冰凉的镜面,“你觉得我们能不能碰到对方?”

  “嗯?” 横山看起来有些困惑,但也抬起手抚上镜面,在大仓看来两人的指尖已经碰到了一起,但是他感觉不到人的体温,只有镜子的冰冷透过指尖传到了心底。

  “唔、碰不到啊。” 大仓垂下手,无趣地撇了撇嘴,并没有注意到镜子里的男人,看着自己的表情勾了勾嘴角。

  横山在镜子里收回手,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大仓先生,虽然我很想跟你继续聊,但是我不得不去学校上课了。”

  “哦、哦……” 大仓的目光无意识地随着横山在领子处的白皙的双手。

  “那,我出门了。” 横山笑起来眼角有一些细细的纹路,形状好看的嘴唇弯成漂亮的弧度。

  看着横山转身,那修长帅气的身影离镜子越来越远,大仓看得眼睛都要直了。

  “路上小心……” 大仓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最后变成了自己才能听到的哼哼,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大仓好歹将它归为了喜悦。

——tbc——

【倉安】クラゲ

吃兔肉的倉鼠君:

短篇


怎麼辦!!!感到很害羞。


第一次寫同人文。


但第一次是寫倉安的又莫明覺得開心2333


文的內容是根據歌詞來寫的。


所以也推薦一边听一边看喲


还有,文的最後也會附上歌詞,也建議看看哦!


OOC是肯定的!


記得看完給評論我哦TT口TT 讚的評的我都不要緊的,來吧!!


----------------------------------------------------------------------------------------


暑假將至的夏天,綠意盎然,陽光透着葉縫照進教室。


 


安田章大托着頭,眼睛看着斜對面。從這個角度能看到那人的側臉。短短的劉海覆蓋眼眉,眼神正專注於老師黑板上寫的內容。鼻子尖尖的,好看死了。嘴唇微微的張開着,吻下去感覺一定不錯吧⋯⋯


 


安田章大喜歡大倉忠義。


 


要說喜歡了多久,只能回答你長?不長。短?不短。剛剛好只喜歡了高中三年的時間。是的,高中的三年時間,一直單戀着大倉忠義。每年安田章大會在心裡給自己定下目標「今年,我一定要向大倉君表白!」可惜的是,因為自己的膽怯,這個目標遲遲未達到。什至簡單的和他對視,也做不到。


 


畢竟,男生與男生的愛情,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接受。


 


「不想被討厭呀⋯⋯」


 


搖搖晃晃的心緒,搖擺不定。於是,高中的最後一個暑假也快到了。這一段暫時見不到的日子,只是想想這就令人消沉。


 


「唉⋯⋯」


 


但是,在這個夏天結束之前,無論如何都想告訴你,我的心意。


 


 


 


 


今天,又是一個上課天,安田章大又出神的看着大倉忠義的側臉,發着呆。忽然,大倉忠義一個轉身,眼神和安田的對上了。嚇得安田馬上將眼神收回,專心听課。


 


放學時,大倉忠義收拾好書包朝安田章大的座位方向走來。見他愈走愈近自己,心跳快到就像坐了雲霄飛車一樣似的。正當安田还在為大倉走近心跳跳過快,沉醉自己的內心世界時,只見大倉越過安田的桌椅,走向了安田的後座。


 


「maru,好了嗎?」


「啊!等等tachon,馬上就行!」


「も⋯⋯下次再收拾得這麼慢就不等你了喔」


「はいはい!好了,我們走吧!我和你說哦,今天那個⋯⋯」


 


听見他們的声音愈來愈小声時,安田才後知後覺的醒過來「是哦,怎麼可能呢?大倉君怎麼可能會走過來找他呢?」畢竟,他倆除了是同班同學以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交雜了。完美的一對平行線般的存在。


 


待安田走出教室時,天氣不算悶熱,今天難得的沒有太陽照曬着。安田舒適的伸了一個懶腰,打算走向游泳部開紿他的課餘活動時,經過了田徑部練習的操場,只見大倉忠義坐在跑道旁的長椅上。


 


他在看著一個人。那人不是誰,是他後座同學丸山君。丸山君在練習長跑,而大倉一直在看著他。大倉看著丸山君的眼神安田感到十分的熟悉。因為,安田高中三年以來,也是以這種眼神看著大倉忠義的。溫柔得就像能潤出水般的眼神。現在大倉忠義就是這種眼神,可是使他有這種眼神的不是他安田章大,而是丸山隆平。


 


運動場上丸山君奔跑著的身影,仿佛能夠閃爍在大倉君的瞳仁深處。


 


忘記了自己是如何從田徑部走向游泳部了。練習時,整副心思都不在這裡,到察覺時,其他隊員已經練習完離開了。現在游泳部只剩下安田一人。於是索性放鬆自己,任自己平躺在泳池裡,看著那蔚藍的天空發呆。


 


在泳池正中央獨自一人的安田,像是被困住了般什麼都做不了。腦內不斷回想起大倉君看著丸山君的眼神。不知為何,感到心如刀絞。


 


「今年夏天真熱⋯⋯」說完,便轉身朝泳池底下游去。仿佛像是要逃避那太陽的熾熱。逃避夏天已到來的事實。


 


 


 


 


 


 


 


在午休時段,約了隔壁班的渋谷君和錦戶君一起去天台吃午飯。哪班先下課,就先去天台等。於是安田到了天台後,發現渋谷和錦戶还沒來。


 


「他們班應該是遲放了吧。」


 


正當安田找了個地方打算坐下時,才驚覺天台除了他还有其他人。小心翼翼的走去看看,發現在牆的轉角坐著兩個人。


 


「啊!⋯」安田馬上用手掩著嘴,捯抽一口涼氣。幸好他們沒有發現現場还有第三人在。


 


安田馬上轉身離開天台,關上天台的閘門。渋谷和錦戶剛好看見安田出來。


 


「怎麼了?」渋谷問。


 


「那個⋯渋やん,亮,我們不如轉個地方吃吧!那個⋯今天太陽有點猛,太熱了,不適合在外面吃,我們不如去食堂吃吧!」


 


「えぇ⋯現在去食堂的話还找得了位置坐嗎?」


 


「ま⋯有的有的,找找就有了,走吧,亮,嘻嘻嘻⋯」


 


 


 


 


 


「我怎麼說得出口現在大倉君和丸山君正在接吻呢」安田咬唇想。


 


 


 


 


 


到畢業時,安田还是沒將自己的心意向大倉表白。


 


只要能和你相遇已很好,幸福什麼的,我想不會這麼簡單變得到。如果無法和你深深對視,


這樣的話寧願不遇到會更好。


 


我的心意,我的想念,就這麼深深地坑下海底,猶如水母般,變得透明,你永不察覺,永不知道。或許當有天,再次躺在泳池那發呆時,可能會嘗試將它想起,這段尚未開紿,便已無告而終的初戀,罷了。


 


FIN.




歌詞 クラゲ




總是 讓人猜不到


在想什麼的側臉 你的眼中


正映著誰呢


暑假就快到了


這一段暫時見不到的日子


只是想想這就令人消沉


 


事事總不能如願


know know know know


無法跨出的這一步 why why why why


搖搖晃晃搖擺不定 心緒搖擺不定


在這個夏天結束之前


無論如何都想告訴你…


 


如果你是天空中漂浮的雲朵


正仰望著你的我 就像是水母一樣呢


如果能和你深深對望


無論什麼困難我都能克服


我的心 現在還在水中啊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 タリラ


tari rari ra tari rari ra tari rarira tari ra tari ra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


tari rari ra tari rari ra tari rarira tari ra


 


 


 


 


你在看著誰


其實我知道的


運動場上他奔跑著的身影


閃爍在你的瞳仁深處


在泳池正中央獨自一人的我


像被困住了般什麼都做不了


心神不定的看著這一切


心如刀絞


 


在這裡 在那裡 love love love love


都飄來愛的氣息 high high high high


感到無力的身體和心


越是著急


就越會被陽光炙烤啊


 


Yeah …


 


只要能和你相遇已很好


幸福什麼的 我想不會這麼簡單變得到


 


在蟬停止鳴叫之前


在水母浮上水面之前


要告訴你啊 一定要告訴你啊


 


Wow … Yeah …


 


 


 


 


如果你是天空中漂浮的雲朵


正仰望著你的我 就像是水母一樣呢


如果無法和你深深對視


這樣的話寧願不遇到會更好…


我的想念 深深地向下沉去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 タリラ


tari rari ra tari rari ra tari rarira tari ra tari ra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 タリラ


tari rari ra tari rari ra tari rarira tari ra tari ra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 タリラ


tari rari ra tari rari ra tari rarira tari ra tari ra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タリラリラ〜


tari rari ra tari rari ra tari rarira tari rari ra~


 


 


今年 夏天太過炙熱了


腦袋都變得透明


這時候就算在海中


也一邊漂浮著一邊試著仰視天空


試著將它想起


---------------------------------------------------------------


都不知道自己寫了個啥(哭


感覺不在寫倉安(哭x2


感覺在寫以yasu的視角來寫二花(哭x3



麻烦来碗横雏-多放糖:

求个扩(>人<;)横雏漫画本的预售!在上海8o有寄售,在K—1(摊主是tt太太,她的on小说本也在)
还有横雏喜糖无料❤️ 和亚克力徽章!滴胶贴纸!pp夹子!
具体内容见图,试阅地址 https://m.weibo.cn/1922126283/4249078617215322
场取和tb通贩都可以先拍预售(到时候现场除预售外剩下的数量可能不多)
【预售地址在p2二维码】


【横雏】农民工生存现状报告


  奇怪的设定,混了橙红bg

  农民进城务工,喜抱美人归的故事(不是

  ooc还雷,暗地里骂我行,别挂我(





————正文————





  横山侯隆,25岁,是一名根正苗红五好青年。

  刚进城里几个月,如今在一个工地里搬砖。

  擦了擦就快要滴进眼睛里的汗水,横山眯着眼睛试图直视火辣辣的太阳,然后失败了。他头上盖着一顶过大的安全帽,几乎要遮住脸。在工友的提醒和包工头的斥责下,他继续着搬砖的工作,地边摊买来的衣服被汗浸了个透。

  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横山跟包工头打了声招呼,就回去了。

  说是回去,也只是一个不遮风雨的小破棚,早上刚补好的棚顶又开始漏水了,横山叹了口气,坐在捡来的那张矮小的椅子上,放弃了继续修补它的想法。





  在几个月之前,横山是他们村里的种田一把手,看起来很瘦,却意外地有劲,一整天被太阳毒晒着,皮肤却依旧跟小孩子一样白嫩,长得也跟姑娘似的,因为这个没少被村口的二楞调戏。

  村里好多漂亮姑娘都喜欢他,但是姑娘们都觉得自己长得还没他好看,不肯嫁,于是横山直到现在别说结婚,连个恋爱都没谈过。

  横山的父母觉得让自己儿子一辈子待在田里太浪费,于是让横山进城务工,如果能够做出些什么名堂,说不定还能带个城里香香软软的漂亮姑娘回来。



  但现在漂亮姑娘没有,臭烘烘的丑男人倒是认识了一堆,横山坐在破椅子上托着腮发呆,还是觉得人要有梦想,万一哪天真的实现了呢。

  横山夜晚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的不是城里的漂亮姑娘,而是他在村子里的时候一起长大的一个男娃儿。

  男娃儿跟他是邻居,小他一岁,矮他半个头,头发总是乱糟糟的不知道有没有梳过,眼睛圆圆的就像贵妇人家养的那种狗狗,下垂的眼睛看起来乖极了,笑起来露出一嘴乱牙,傻的可爱。

  可爱的男娃很喜欢白白嫩嫩的横山,在父母亲戚面前很大声地宣布他长大之后要娶横山当老婆,逗笑了一屋子人。

  我不是开玩笑的。那个男娃眼睛亮亮的,很认真地看着横山这样说。我真的会娶你的。

  男娃和男娃是不可能结婚的。这句话横山也一直没能够说出来,就跟他一起长大了。

  但是当娃娃变成了少年,他的家人决定把他送进城里去念书,横山此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

  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呢?横山躺床上胡思乱想着。反正一定过得比我好,如果他还喜欢我,我就答应和他结婚好了。



  横山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问题。







  第二天横山也是早早地起来到工地去了,他通常都是来得最早的一个,为此包工头也非常喜欢他,横山不迟到还勤奋,工资却从不要多一分。

  这天下午包工头早早地就让他下班了,说横山一直这么努力,却没怎么休息过,为了补偿他,就给他提早放工了。

  实际上就算提早下了班,横山也无处可去,大城市的人们喜欢去的地方他不喜欢,也不认识路,只能漫无目的地走。

  横山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所学校附近,里面走出来很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一个个青春靓丽,爸妈要自己找的就是这种女娃儿吧。横山想。

  可是女孩们的笑声刺耳,过于浓艳的妆容显得浮夸,横山没有再去看第二眼。

  而随即他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张脸的主人还是如同幼时一般有着好看的眼睛,但是此时戴着一副厚重呆板的黑框眼镜,棱角比以前分明了许多,已经没剩多少那时的影子。

  但横山的的确确一眼就能认出来。

  “阿雏?!” 反应过来的时候横山就已经拉住了人家的手臂,喊出了对方的乳名,而在这么做之后的一瞬间横山就后悔了,周围这么多人,要是让他的阿雏因此感到丢脸了怎么办。

  被喊作阿雏的男生意外地抬起头,目光落在了横山的脸上,这时的横山刚刚从工地离开,脸上还有些脏,而且肯定没有从前那样白,横山感到自己的脸开始发烫。

  周围不明真相的学生群众开始指指点点:“那不是我们学校的大学霸吗?全校第一那个?”  “是吧,拉住他的是谁啊?他爸?”  “哪有这么年轻的爸爸…”  “怎么感觉像农民啊……”

  原来阿雏现在这么优秀了啊。横山心里有点骄傲,同时又有点愧疚,现在自己这样一定会让对方丢脸的……

  横山想要松开手,却被对方反拉了回来。


  “横大壮!!你来找我啦!!!”


  男生以十足的音量惊喜地大喊,周围的人纷纷侧目,现在反而是横山觉得有点丢脸。

  乳名阿雏大名村上信五的男生猛地抱住了身上脸上都脏脏的横山,笑得露出虎牙,脸上挤满了褶子:“大壮,我们结婚吧!!”



  ????????????????







  横山觉得自己在做梦。

  现在他像前几个月一样坐在自己漏水的小破棚里的那张破椅子上,旁边是一张也破的不行的床,可是现在那张床上坐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从坐下开始就托着腮盯着横山傻乎乎地笑,有点土气的黑框眼镜都快要掉下来了,却不肯抬手去扶一下。



  这个人前几分钟抱住了横山,在人群的围观之下说要跟他结婚。



  “……” 横山有点郁闷地看着村上,明明已经是城里的大学生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傻啊。

  村上看到横山的表情之后心里不安了起来:“大壮,你该不是后悔了吧。”

  我后什么悔啊我。横山捂脸。我也没答应过要跟你结婚啊,是你一直在说吧。

  “大壮你倒是说句话啊。” 村上急了,“你要悔婚啊?!是不是喜欢了别的男人??”

  我在你心里的设定就是喜欢男人??????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我走之后喜欢了村口的二楞对不对。” 村上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你是不是觉得我没他可爱!!”

  不不不我的审美不至于这么差,我觉得你比他可爱一百万倍好吗???!

  村上思索一番之后露出了震惊的表情:“难道说你现在喜欢女孩子了?!”

  不等等为什么你会震惊啊???




  横山经过了一系列复杂的心理活动,深呼吸了一下开口:“阿雏,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进城读书的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 村上一脸状况外。

  “你现在怎么这样儿啊?!” 横山气愤地指着村上的脸,“这一脸沧桑的褶子是怎么回事?你这个傻得要死的眼镜是怎么回事?谁答应过跟你结婚了??我有说过我喜欢男人吗??”

  村上摘下眼镜揉起了自己的脸,嘟起嘴眨了眨眼睛:“那这样?”

  “……” 不肯承认自己是被萌到的横山转过身咳嗽了一下。

  “大壮……”    “打住,我有大名儿。”


  “…横山,” 村上一脸不高兴地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咳…这事儿吧,不能急啊,喜欢是要慢慢培养的嘛,哪有一上来就要成亲的啊。”



  “可是我喜欢你呀,而且好多好多年了。”村上委屈巴巴地看着横山,“你还要让我等多久啊。”




  横山不记得以前的很多事情,但是依稀记得从他记事开始,就一直有一个男娃娃跟在自己身后,不搭话也不说要跟他一起玩,直到有一次自己跟玩伴打架了,男娃上去就揍了那个玩伴一拳,那时横山才第一次听到这个男娃说话。

  后来横山跟那个男娃,就一直形影不离了。

  男娃说家里人都叫他阿雏,因为小时候眼睛大还可爱,像个女娃。

  阿雏喜欢横山喜欢得不得了,天天恨不得告诉全世界,他长大之后要娶横山当老婆。

  横山心里悄悄地想,就算要娶也该是阿雏当老婆,虽然皮肤是自己比较白,但是阿雏长相可爱女气多了。阿雏几乎每天都要说一次喜欢他,而横山却甚少表露心迹。



  但有些事情即使不说,横山的心里也埋下了种子,种下了根,待时机成熟就要成荫。





  横山伸手把村上抱进怀里,下定决心之后说:“阿雏,那我不再让你等了。”

  “我们回老家结婚吧。”






  “滚!!” 村上推开横山用力pia了一下他本就不怎么灵光的脑袋,“我还在兼职赚钱读大学呢!回什么老家!!”

  “好好好我们不回。” 横山怂怂地捂着脑袋。



  村上皱着眉上下打量着横山:“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衣服哪买的?”

  “在工地搬砖,衣服是路边摊二十块买来的。” 横山抓抓头发,老实回答道。

  村上眼珠子转了转,随即笑着露出了傲人的小虎牙,而在横山看来,这个笑容比起可爱更多了几分奸诈:“不要搬砖了,我给你介绍一份工作,顺便给你卖身新衣服。”

  “请在买衣服的时候让我自己选。” 横山脱口而出,他家阿雏是不能按自己口味帮他选衣服的,不然他会比现在更加没脸出去见人。






  横山侯隆,25岁,是一名根正苗红五好青年。

  可是如今被迫在镜头前“搔首弄姿”——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横山身上只穿了一件被打湿的白衬衫,裤子堪堪地挂在胯部,甚至内裤边缘都若隐若现,头发全都湿了,刘海也被拨到了脑后。

  村上给他介绍的工作就是杂志封面男模,还对他说,你长得白白嫩嫩这样好看,浑身肌肉还很漂亮,绝对会受广大女性欢迎的。

  横山欲哭无泪,他不想受广大女性欢迎啊,他只要阿雏一个就够了。

  而他的阿雏现在正坐在家里数钱,都笑得快没有眼睛了。




  “你不赚多点钱,我怎么跟你结婚嘛!” 村上理直气壮地对他说,“现在城里的姑娘嫁人都要求男方准备彩礼的呀!没车没房都不嫁的!!”

  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要什么彩礼啊!!!横山内心在咆哮,却怂兮兮地把话吞下了肚子。


  横山一边在镜头前变换着姿势,一边在心里委屈巴巴地想,我都这样把肉露给别人看了,而且以后出了名一定还有很多女娃儿喜欢我,阿雏都不会吃醋的吗?


  横山进城之后学了很多城里人才会说的骚话,比如说吃醋就是其中一个。


  他觉得自己天天在吃醋,他看到过村上跟另一个帅气的黑皮帅哥勾肩搭背地从学校里走出来,他还看到过一个比自己还高的双马尾女生给村上递情书,甚至还看到村上跟一个穿着裙子矮矮的男生走进了咖啡厅,横山一度怀疑那是个人妖。(小天使:??????)

  横山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工作,跟所有人道了谢之后就收拾东西回家了。他其实还是不习惯城里人这种每次都要打招呼的龟毛的性格,但是村上说这是礼貌问题,横山也乖乖听话照做了。



  横山已经不再回他那个破棚子了,村上一脸心疼地跟他说,好看又白嫩的大壮怎么能被硬得跟铁板一样的床折腾啊,到我家里来吧。


  横山还想这算婚前同居吗影响会不会不好啊。


  结果当他没皮没脸地爬上村上的床的时候,毫不意外地被踹了出房间门。

  “给我滚去睡沙发!!”




  曾经村里人见人爱十足风光的横大壮先生,被他的结婚对象踢出房门,抱着被子可怜兮兮地在沙发上蜷缩成了一团。




  横山觉得他家的阿雏一定是被掉包了,以前阿雏一看见自己就笑得傻乎乎的,那双好看的大眼睛里的喜欢根本藏不住的,自己要做什么都顺着,整天就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哪像现在,完全是金钱至上的样子,还让他亲爱的未婚夫去做奇怪的工作赚钱,脾气还不怎么好,一吐槽起来就喜欢打人,稍微跟他亲近那么点儿,还被赶出房间。

  于是横山越想越气,憋屈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睁开眼睛,横山就觉得自己还在梦里,因为他看到了小时候宇宙级可爱的阿雏就睡在他旁边,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嘴巴稍稍嘟了起来,可爱得让人想要犯罪。

  啊,这才是我的阿雏。横山浑身冒粉色泡泡,揽上去撅起嘴就要亲,结果他眼前的阿雏迷迷糊糊地睁眼,看到一个白皮的脸离自己那————么近,眼看就要亲到了。

  “kimi…” 村上明显是没睡醒,嘴里嘟嘟囔囔地叫着横山的名字,却没有躲开他凑近的脸。


  呜哇,阿雏的嘴唇就跟城里人喜欢吃的布丁一样软软的甜甜的!横山心里痒痒的,感觉自己脸上都要烫得爆炸了。

  “唔…” 村上顺从地仰起头迎合这个吻,横山的嘴唇凉凉的,多少起到了降温的作用。


  横山好不容易放开了村上被欺负得过头的嘴唇,撑起身子,就看到村上跟从前一样对他傻傻地笑:“早上好,kimi君~”

  村上因为刚起床头发乱糟糟的,眼睛有点没睁开,显得眼角更加下垂了,笑容傻乎乎的,就跟以前跟在横山身后的阿雏一模一样。


  “我的阿雏啊啊啊啊啊啊!!!”

  “?????”

  村上揉揉眼睛,这才看清楚周围:“咦?我怎么会在客厅睡着了?”

  村上的记忆突然清明起来,昨天半夜醒来有些口渴,就到客厅喝水,结果看到沙发上横山的睡相实在好看,没忍住坐在旁边欣赏了起来,不知不觉就这样睡着了。


  啊想起来还有点羞耻。村上捂脸。而且刚才的早安吻时间是不是太长了。

  “大壮…啊,横山。” 村上开口,“你先去洗漱吧,我去做早餐。”


  为什么是横山?!刚才还管我叫kimi君叫得那么好听呢!!横山委屈。

  “阿雏阿雏…” 横山从后面抱住了想要去厨房的村上,“能不能不要叫我横山啊…”

  “噢,大壮?”    “…不是。”

  “嗯…yoko?”    “啊虽然没那么讨厌了…”




  村上回过头对着他笑,可爱的下垂眼里多了几分的狡黠:“那……旦那さん?”

  “……”

  横山的新婚生活每天都十分刺激地在继续。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的生活也逐渐稳定下来,颇有了老夫老妻的架势。

  而村上有天突然跟横山说,有他们的熟人找上门来了,弄得横山一头雾水。

  村上回头看一眼横山,眯起眼睛揶揄地笑:“是kimi君的老情人呀。”

  ?????我的老情人可不就是你吗还有谁!

  横山莫名其妙,但还是被村上回眸那一眼给撩到了,决定先解决了眼前的美味再思考其他。




  两天后横山坐在咖啡厅里,庆幸那时比平时做多了几次,不然真的无法抚慰自己受惊的情绪。

  “yokocho~~” 眼前的棕色卷毛捧着脸笑,动作跟他的阿雏差不多,但横山觉得并不可爱。

  “你特么谁啊……” 横山抽了抽嘴角,虽然按长相来说,粽卷毛算是很帅的男人了,笑起来一张心形嘴一定捕获了很多少女的芳心。

  “yokocho居然不记得我…” 粽卷毛露出委屈的表情,“我以前老在村口跟你聊天的啊。”




  “二楞???!?!!?” 横山震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粽卷毛看了看周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人家有名字的呀,丸山隆平,你叫我maru就行啦,二楞是乳名,干嘛叫得这么大声~”


  “你…” 横山没缓过来,“你是那个流着鼻涕笑得跟智障似的整天调戏小姑娘的二楞?!”

  “yokocho好讨厌。” 丸山嘟着嘴,“我哪调戏小姑娘了,我只敢跟你说话。”


  那以前老在村口给小姑娘抛媚眼的是谁,鬼吗。横山翻个白眼,开始考虑怎么找借口离开。

  “我今天有事找yokocho,” 丸山忽然收起笑容,表情严肃起来帅气得很,横山再一次被吓到了。

  “什、什么…”

  “你有隔壁村的すば子的联系方式对不对?!”

  横山愣了下,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隔壁村的村花すば子第一次见自己就强行塞了联系方式,虽然她确实是很可爱,但是当时觉得这个女孩子太过直接,就没有主动去联络她。

  “噢,有的,你要的话我给你吧。” 横山冷漠回答,“没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 丸山猛地拍桌子起身,“yokocho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请你和信酱,在すば子面前出柜吧!!”

  ……









  过了这么多年,二楞还是一样二。

  横山叹了口气,跟着站起身:“我要回家了,阿雏还在等着我。”

  “求你了!すば子她直到现在都还是只喜欢信酱,我完全就没有机会啊!!!” 丸山大喊。

  “哈?你说她喜欢谁???”






  横山总算明白当时すば子为什么给自己联系方式了,敢情是以为村上把自己当大哥,连婚姻大事都要由自己操办了。

  すば子这么可爱的女娃儿,阿雏居然不为所动啊。横山不由得想,自己魅力有这么大吗。

  但是丸山的建议是不可能实行的,只能够把すば子约出来,让村上跟她讲清楚。








  于是就有了现在三男一女的尴尬场面,横山和村上坐在一边,冷汗一直在冒,对面坐着看起来很慌张的丸山和黑着脸的すば子。

  “村上信五,你现在很能啊。” すば子先打破了沉默,“追老娘的男人从村口排到村尾,一个我都没有正眼看过,你倒好。”

  “す…” 村上张张口想辩解什么,却被打断了。

  “老娘倒追你这么多年,你还给逃到城里来了是吧?!我是母老虎吗你这么躲我!!!”

  现在是挺像的。横山悄悄地在心里说。

  “すば子,你先听我说。” 村上揉了揉被吼疼的耳朵,“你是很可爱的女娃儿,但是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喜欢的人了,一直到现在喜欢他,对不起啊。”

  “……” すば子低下头没说话,横山看她那副样子也有些不忍心,毕竟也是喜欢了很久的人吧。

  丸山好像想安慰她,但是手伸出去又收回来,最后只是默默地看着。



  “二楞,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村上吗。” すば子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为、为什么?” 丸山慌得声音都在抖。

  すば子抬起头,对着丸山翻了个又大又正的白眼:“因为他胆子比你大,没你这么事儿逼,喜欢都不敢说出来,还一副闷骚样。”


  横山有些意外,すば子看起来也不是很难过,眼泪都没有一滴,怼丸山却怼得起劲。


  “傻子都知道你喜欢我了,不说出来顶个屁用,我要是不主动说,你是不是就瞒一辈子?” すば子气得咬牙切齿,“你还觉着自己文青呢是吧,暗恋很有意思吗??!”

  丸山傻眼了:“你…一直知道?”


  “我当然知道。” すば子骄傲地抬抬下巴,“你还打算让他俩在我面前出柜,好让我死心对吧?”

  “我……”

  “我确实喜欢过村上,不过我喜欢的是以前的阿雏,现在这人浑身都是铜臭味儿,我连看都不想看他。”すば子笑得可爱,“可我还是在你面前装作一直喜欢他的样子,你知道为什么吗?”


  丸山觉得有些东西好像要呼之欲出。


  “我之所以知道你喜欢我,是因为我也一直在看着你。” すば子抿抿嘴,露出可爱的酒窝,就快要溢出蜜似的,丸山醉在了里面。







  许久之后一个慵懒的下午,横山废人似的睡在村上的大腿上,盯着天花板虚度光阴。

  “阿雏啊,二楞和すば子都要订婚了,我们怎么还连戒指都没买呢。” 横山有些泄气。

  “房呢。”“贷着款呢…”“车呢。”“过阵子买…”

  “人家二楞是地主家儿子,四层别墅房,娶すば子开的是挖掘机!!你呢!你有什么?!” 村上提着横山的耳朵吼道。

  “阿雏!!我有一颗爱你的心啊!!!!”

  “麻溜儿滚!!!!!!!”

——Fin——



【……我完了可能。

【亮雏】就一辆破三轮儿

#很柴的肉
#秒.射亮(不是
#破破烂烂的车(-ι_- )





小破三轮车

其实我真的不会写肉的(

就这样还有人让我写千字肉文 世道真复杂×

【仓安】「人间」

  是给 @吃兔肉的倉鼠君 的生贺~
  19岁生日快乐!!!🎂🎂💙💙💙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篇,但是祝我家仓鼠生活跟你cp一样每天都甜甜蜜蜜的233333



  大仓忠义在这「人间」活了三十年。

  他在偶像的圈子里也算是活得风生水起,见识过很多的人心险恶或者无可奈何。

  他有一群算是值得信任的伙伴,相互扶持地走着,稳定在了某一位置。

  他曾经骄傲羞涩难过或者喜欢过谁,也好像变成了无所谓。

  但是有一个小个子,在好多年前跟他说,我们一起出道吧,以后我们就要并肩前行。

  那个小个子和他一起,渡过了好多艰难困苦的日子,迎来了前方光明的路途。

  他交过几个女朋友,这些人或许因为小瞧了这个圈子的可怕,或许因为他自己看起来太过云淡风轻,一一离开了他。

  他看看自己到头来空空如也的手,眨眨眼睛,心里什么也没有留下。

  他本以为自己或许跟所谓恋爱再扯不上关系。

  而他空闲的时候一闭上眼,那个小个子的身影就在眼前出现,尖尖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身上好闻的香水味道就沁入心脾。

  大仓,你笑的时候怎么总是闭着嘴,要好好露出八颗牙齿,把最帅气的笑容呈现在镜头前嘛!你到底懂不懂啊!

  大仓,这个休息日我带你去我经常去的服装店,我来开车!

  大仓,好帅气啊!

  我就喜欢大仓这一点。

  大仓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此前因为种种令人心寒的事情,好像结起了冰,但是现在却实实在在地为某一个人而急速地跳动着。

  于是他知道了,他喜欢他,也许一开始就是。






  安田总是说大仓是进攻派的,想要什么东西一定就能够拿到手。

  “你啊,真的是被你六个哥哥宠坏了。” 安田很多时候都会吐槽道。

  “我也有弟弟的呀。” 大仓不服地顶撞回去。

  “你这人这么强硬,想要什么东西都能轻易到手,是不是我的错啊。” 安田叹口气,觉得自己好像教坏了小孩。

  “嗯,就是yasu的错。” 大仓挑起一个笑容。

  “还真的有脸赖我……” 安田撇嘴。

  “yasu。”  “嗯?”  “有事跟你说。”

  于是安田停下脚步看大仓,就像很多次,他跑远了,又停下来等那个小孩追上来。

  因为他们要一直一起走。

  “我喜欢你。” 大仓看着安田的眼睛,里面好多星星,很像那年他们还在大阪,一起躺在公园的椅子上看到的那片星空。

  安田没有说话,看着因为告白显得紧张脸红的大仓,心里可能什么也没有想。

  看到安田久久没有反应,大仓急忙说: “这可不是ドッキリ哦!”

  “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是恋人的那种喜欢!”

  “因为你小小只的很可爱!”

  “啊,不只是因为这个…”

  “总之,一直以来都对你抱有这种感情!”

  “……你能不能不要不说话呀!”

  安田“噗”地笑了出来,然后就笑弯了腰。

  “…喂!”

  “对不起、对不起!” 安田抹抹眼泪,“大仓,没想到你告白意外地直球啊。”

  眼看ookuma就要发脾气了,安田赶紧抱住给人哄哄: “好啦好啦,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这跟大仓想象的不一样,他好歹也算是一个文艺青年(?),起码也应该一顿真情告白之后再来个热情的吻才对吧!

  可是怀里的小个子笑得跟以往一样,兔子似的两颗门牙露出来,趴在他肩上一抖一抖,泪腺一如既往地脆弱,溢满眼泪的眼睛只看着他,里面闪闪发光好看得要命。

  于是大仓噘着嘴,觉得这就原谅了安田的自己真是大发仁慈。





  安田章大在这「人间」活了三十五年。

  总是被人说天真烂漫或是心无城府,无论男女有别或者善良险恶。

  其中可能带着不怎么善意的说辞,他不在乎。

  他依然喜欢动物,这其中当然包括人类,由于他有一群能够信任的伙伴,他什么都不怕。

  他什么都不用在乎,爱吃的东西可以吃,想做的事每天都在做,想见的人每天都在身边。

  大仓总笑他是小矮子,而且明明平时打扮得像个女孩子,在他面前却总是一副很有男人味的样子,明显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是呀我此地无银啊!我就是喜欢你啊!

  安田瞪大仓一眼,吼道,说得对方面红耳赤,便觉得自己赢了。

  他觉得自己无所惧,因为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事情,每天都快乐又充实。

  谁在这个圈子里得罪了谁之后被搞垮,谁跟谁闹出绯闻之后风评一落千丈,谁要离开去追求自己多年来的梦想……

  都是他们各人自己的想法和做法,也跟他没有太大关系。

  笑过唏嘘过哭过,就过去了。

  他看看身边耳根红透了的大仓,鼓起脸的样子依稀还会有当年的模样。

  那时懵懂的小孩牵着他的手,笑得傻兮兮的,一口一句叫他一声哥哥。

  现在这个小孩长得比他还高,眉眼褪去了当年的稚气,变得帅气柔和,跟他说我喜欢你,然后反过来牵着他的手向前走。

  他们走了二十年,承诺接下来的日子也要一直一起走。

 

  安田不太明白爱情的真实样子,看不清也握不住,虚无缥缈的。

  可当他实实地抓着大仓那大大的手掌,看着他逐渐变得成熟英气的侧脸,跟那双一直有自己身影的眸子对视,就觉得好像碰到了爱情。



  大仓和安田,共同在这「人间」活了一辈子。

——大概Fin了(?)——

  这是我的爱情(不

  把仓安和我都打包送给仓鼠(躺尸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