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井 ココロ

双人团好好好!!打不过tbgy是我一生的残念……向那个秃子扔茄子(遁

【樱铃】结婚前后 短/未完/现实向

啊櫻鈴刀子好多媽的

北鱼:

01


  怪不得一大早就火急火燎发来短信说下午无论如何要见一面,原来是来送请柬。


  铃村闯进这家章鱼丸子店的时候樱井正陪着福山吃章鱼丸子,热气腾腾的大个儿丸子一盒八个,浇上酱料撒上木鱼花,樱井看着眼前人吃的不亦乐乎。大概章鱼丸子是关西人都喜欢的东西。


  穿着紫色短袖和灰色运动裤,把红色请柬递到自己面前的铃村也是关西人。他和认识好多年又谈恋爱好多年的女朋友终于下定了决心想要结婚,婚礼定在九月初。就连婚戒都是自己陪他买的,钻石有几克拉他忘了,反正,很漂亮,闪闪发光。


  铃村的未婚妻也是这样一个很漂亮并且闪闪发光的人。漂亮和闪闪发光到——樱井觉得,嫁给铃村这种笨蛋,真可惜。当然这是玩笑话,他知道和自己认识了十年还多的铃村是个值得托付的家伙。


  樱井记得第一次见到坂本真绫时候她的样子。那是在一个录音棚,什么动画他也忘了,反正自己是个龙套但坂本是个戏份不少的角色——女三号,好像。他走进录音棚的时候坂本已经坐在一角,拿着根红笔在已经被橘黄色荧光笔勾画得满满当当的台本上继续写东西。他没看清她的字怎么样,但是看清了并且记住了她浅青色的裙子和白色的长袖薄外套,手腕上细细的手链,以及放在她身边的焦茶色的背包。


  她那年也许二十六七岁,很有女人味。


  樱井觉得铃村会喜欢上——现在应该说爱上——这样一个温柔漂亮并且出色的人,一点都不奇怪。


  所以当铃村悄无声息地把手机屏幕的照片从樱井的颜艺改成真绫的笑容,理直气壮的翘掉了樱井的酒约而去帮坂本搭柜子,拉着樱井到处买坂本的新专辑并且强制勒令他all掉所有特典的这些时候,他都不惊讶,也不反抗,只是认命似的叹口气然后听铃村的。


  他比铃村大几个月,他觉得自己有义务这样宠着铃村。


  


  他给铃村扯一把椅子,福山想招手叫服务员给加一份章鱼烧,樱井想了想,直接把自己的那份递给了他。他不太喜欢吃章鱼烧,只是喜欢和福山呆在一起。


  “没想到润君也在...你的那份请柬就没给你带来,明天吧,明天不是有录音吗?”铃村用签子戳起一个章鱼烧送到嘴里,含含糊糊地说。


  “婚礼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婚纱定了?”


  “定了。”


  “都谁去?”


  “你,咪酱,润君,小野,神谷,杉田,mamo,菅野洋子桑,还有其他人...不过总数不太多。”


  “神谷那么忙,能来?“


   ”不知道。“


   ”证婚人呢?“


  ”咪酱。“


  ”伴郎伴娘呢?“


  ”......我结婚还是你结婚啊喂,好啰嗦啊你。“一记手刀。


  福山边吃丸子边看戏,噗噗地笑。樱井沉默着任铃村劈了自己一记手刀,心想着,都置办齐了,这婚,是结定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惆怅。


 02


  他和铃村这个所谓cp存在了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又忘了,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cp最火的时候,樱井想,那个时候有多少迷妹腐女守着他俩的广播和合作以及一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的花边新闻尖叫起哄,他们一起喝酒,一起去温泉旅行,女孩子们就在各种论坛上喊着:请樱井孝宏和铃村健一快去结婚。


  event和radio之前也会有监督跟自己与铃村说,要刻意表现出亲密的样子。


  监督大概也和松来说了,她在cherrybell里面不停地起自己和铃村的哄,广播见面会的时候还在两人中央比了心形。不过樱井觉得她做这些事情大多数是出自自己的私心。


  樱井很喜欢铃村。他很帅,人气很高,很温柔,爱吃好吃的,小孩子气,热情,幽默,可靠,这样那样的优点樱井能一口气说一大串。但是他很清楚这不是BL(虽然咪酱老拿这个开玩笑,说他俩简直是BL)的那种喜欢。他只是很喜欢和铃村呆在一起,无论是喝酒吃饭工作还是仅仅无聊的趴在自己家阳台上看天上的星星。


  和铃村相处,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樱井贪恋这份舒服,所以他就这样渐渐地离不开铃村了。


  而铃村也是这样的离不开樱井。他爱喝酒却比樱井容易醉,每次醉成一滩在居酒屋都要樱井打车送他回家,要是喝的再厉害樱井害得留下给他热牛奶,絮絮叨叨地骂他真是不够给自己添麻烦的。他容易寂寞,樱井得充当他的树洞——有时候是沙袋。他有时候也挺脆弱的,他的眼泪只流给樱井一个人看。


  酒醉时互相搀扶着神神叨叨地在冷飕飕的东京街头唱着还没发布的新歌,在event或者radio里面说着只有两个人才懂的梗,被人吐槽简直是BL。


  这就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只属于樱井孝宏,和铃村健一的。


  但现在铃村要结婚了。樱井绝非以情敌似的心情看待初次见面就惊艳到自己的坂本,他只是觉得有点寂寞,因为以前的铃村,只属于他一个人。至少在他结婚之后,樱井不能(或者说不必)再送醉成烂泥的铃村回家再照顾他到自己放心再离开,也不用怕铃村睡过头所以充当他的人肉闹钟,弄明白他的日程然后准时打电话给他。


  他能做的事情,坂本也都能。


  坂本可以接铃村回家或者干脆在片场等他,可以叫他起床,可以给他做饭,可以一直一直陪着他。


  虽然铃村一点都没有这样的表现,但樱井就是这样觉得——觉得自己像是个被长大了的孩子玩腻了的玩具,被扔到角落去了。


  


  他记得自己刚认识铃村没多长时间的时候问他,有结婚的打算?铃村说没有,说麻烦。


  零六年那会儿,樱井家里人催樱井结婚,他又问铃村,铃村说没有。


  零八年,樱井家里人逼他相亲,樱井郁闷的找铃村出来喝酒。铃村说,今天晚上约了真绫酱吃饭。


  今年是二零一一年,铃村把请柬摆在了自己面前。


  于是他笑着收下,等铃村风风火火跑去接坂本之后,对吃完了丸子的福山说:


  咱们去买衣服吧,正装,婚礼时候穿。


  


  tbc
 未完未完!

评论

热度(24)

  1. 樱井 ココロ北鱼 转载了此文字
    啊櫻鈴刀子好多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