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井 ココロ

双人团好好好!!打不过tbgy是我一生的残念……向那个秃子扔茄子(遁

【世界】(刀剑乱舞乙女向短篇,主陆奥,ooc注意)

  【“主人主人!!为什么我没有兄弟呢?”尚且稚嫩的陆奥守吉行坐在一个男人的膝上问道。

  “为什么?吉行是最棒的,兄弟这种东西只会成为负累!你只要跟着我就好!哈哈哈哈......”男人举着酒壶,醉醺醺地大笑起来,另一只手抚摸着陆奥守小小的脑袋。

  当时的陆奥守明亮的眼瞳里,盛满的都是对这个世界的未知。而那个男人的话语让小小的陆奥守觉得,这个男人的身上背负的也是“世界”,没有他,陆奥守便是不知在哪里漂泊。

  陆奥守甚至认为,这个男人是不会死的。】

  天还未全亮,但门被推开的声音伴随着早晨雨露的气味,令尚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陆奥守不由得睁开眼,皱着眉看向随意推门而入的少女。

  ...刚才是在做梦吗,但头顶传来的温度竟那样真实。实际上已经过了多少年呢,久远到连男人的容貌都不再清晰。

  头疼欲裂,也许是彻夜做梦的原因吧。眼前的昏暗向陆奥守扑面而来。

  ”...怎么,做了噩梦?“少女精致的脸上浮起一丝冷笑,但其实少女的身材发育并不成熟,没有什么傲人的曲线,但冷漠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没有呢,主人。“陆奥守想扯出一个笑容,想了想,在黑暗中少女应是无法窥见自己的表情,于是就使面部表情僵在那,让声音听起来欢快些。

  少女冷哼了一声:”不要以为我看不见你的脸,居然小看我的夜视能力,不过是一把快要生锈的刀。“

  那个男人曾经拿着自己在战场上奋勇杀敌...而现在,已是一把快要生锈的刀了么......?陆奥守在心里苦笑。

  ”那么主人有何命令......“陆奥守再次抬头,却发现少女已准备离开。

  ”要出发了,做好准备,辰时动身。“少女已然离开,冷入骨髓的声音传入了陆奥守的心中。

  不一会儿,陆奥守便穿戴整齐,俨然一副出阵的准备站在少女的身边。、

  ”那走吧,虽然你也许帮不上什么忙。“少女头也不回地迈开了步子。

  陆奥守跟在少女的身后,迎着微薄的晨曦踏上了路途。一路上陆奥守都有些出神地盯着少女的脖颈。

  性格冷漠的少女自称雪乃,尽管陆奥守知道这不是她的真名,却依然觉得这名字很适合她。陆奥守并不十分了解雪乃,只是自己从长期的沉睡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雪乃不带感情的眼睛。

  雪乃说,这是23世纪,陆奥守可以把她当做主人,他们共同的敌人叫做”历史修正主义者“,因此他们总是要处于征途之中,永无止歇。除此之外的事雪乃都不提,陆奥守也了解到她本来就不喜欢说话,也没有问太多关于雪乃自身的事情。

  曾经有一天,雪乃对陆奥守说:”江户时代什么的已经是两个多世纪以前的事情了,过去的时间、死去的人就该永远沉寂,而你也是只有战斗杀敌的作用,我才把你留下来。这个时代有枪炮之类的大杀伤力武器,我想不久之后,你们刀剑就只能被拿来观赏了吧。无用。“

  雪乃说这段话的时候,陆奥守第一次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骄傲的情绪。

  他忽然惊觉,其实少女和那个男人,是有些相似的。

  雪乃对自己所处的时代,是骄傲的,就像那个男人曾说,自己所在的时代有多么伟大,而他就用刀剑劈开了所有阻挡自己的事物,然后如愿死在了他为之骄傲的时代之中。

  陆奥守喜欢回忆,但他不死板,他喜欢了解新事物,了解这个不断变换的纷繁世界。

  ”啊,是你啊。“陆奥守回头,看见和泉守兼定从光线尚昏暗的地方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和泉守。“陆奥守这才发现,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微光照着雪乃前进的方向。

  和泉守走到和陆奥守并排走的地方,双臂交叉在胸前:”最近很无聊啊,主人又不知怎么,在容易犯困的春天偏要一大早出阵...喂陆奥守,今晚回来,一起去买酒喝吧?“

  ”主人不会同意的吧。“ ”那就用偷的好了,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窝囊了...我说,你该不会喜欢主人吧?毕竟是美丽的青春期少女嘛——“

  陆奥守有些无语:”没有...好吧,回来陪你喝就是了......“

  ”这才对嘛。“和泉守露出笑容,在不怎么明亮的光线中忽明忽暗,只见他柔顺长发的剪影在飘动着,衬出自信温润的男子身影来。

  果然是把美丽的刀啊。陆奥守眯眯眼睛,好像见到了十分熟悉的过往。

  这时雪乃冷冽的声音响起:”赶紧跟上,都没睡醒吗?“

  也许是雪乃带有威慑性的话语起了作用,之前一直落在后面的太刀和大太刀都跟了上来。

  鹤丸、太郎、江雪......陆奥守确认了一下同队的刀,不由得皱起眉:在光线并不充足的战斗中,雪乃她居然没有带短刀?这支队伍相当于全是夜盲。

  陆奥守忍不住问出口,雪乃却波澜不惊:”我给你们带路足够了,这次我需要相对战斗力高的。“

  ”主人可是不能跟我们一起上战场的哦?那样我们在战场上也属于半个瞎子了。“鹤丸笑眯眯的,神态和在本丸里恶作剧捉弄别的刀没什么两样。

  ”你怀疑我的决定?“雪乃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声音还是冷冰冰的,可光线从她身后照亮了大地,使她的面容变得柔和,看不真切,让陆奥守有了一种破冰回暖的错觉。

  ”哈哈,我可不敢呢。“鹤丸开玩笑似的说,雪乃也便转身就走了。

  这之后众人一路上都很沉默,气氛忽地就沉寂下来,让陆奥守闷得发慌。

  ”...敌人来了。“雪乃的声音把正在放空的陆奥守拉了回来,迫使自己的注意力转回到战斗上。

  天色已渐亮,对于大太刀可能还是昏暗,但陆奥守已经能够看清楚些了。

  敌方是六把刀?不、不对!陆奥守脸色一变,急忙叫住了雪乃。

  ”是检非违使?那准备战斗吧,狮子王。“雪乃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狮子王?!陆奥守瞪大眼睛,雪乃什么时候有的狮子王?

  ”他是昨天下午的战斗中掉落的,还没来得及和你们打招呼。“雪乃有些生硬地解释道。

  陆奥守遂不及防地对上狮子王灰色的、显出几分狡黠的眼瞳,心下不知怎么的有些不安。

  但他很快把注意力集中到敌人的身上,按照他们这个队伍的战斗力,应是能够应对,但也不能松懈。

  雪乃把狮子王设置成了队长,虽视察弱些,带路还是可靠的。

  战斗进行得挺顺利,虽然大家都有些不同程度的小伤,但已经差不多解决了。陆奥守似乎在一队的太刀和大太刀中间帮不上什么忙,而他像意识到什么似的,往西北方向看去。

  ...为什么还有一队敌人?!按理说是不会出现两批敌人的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陆奥守想向雪乃说明情况,却发现狮子王一直挡在雪乃的西北方向,就像是要隐瞒什么。

  陆奥守心下暗叫不好,回想起狮子王灰瞳中的情绪,竟是怜悯。他下意识地想要呼唤雪乃,却没来得及,另一对敌人已经杀上前来,重创了反应较慢的太郎和江雪,看样子已是很难再战斗。

  又看向和泉守,发现他正被一把敌太刀钳制僵持,没有发现这边的情况。

  ”主人小心,这边还有......“鹤丸对雪乃说,却被杀来的敌刀砍成中伤。

  雪乃也终于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赶来查看众刀的伤情,然后回头喊:”狮......“少女的冷澈瞳孔骤缩,因为在那里的已经不是狮子王,而是敌薙刀,它张牙舞爪地袭了过来。

  敌薙刀一下子就挥舞着砍向所有刀,太郎、江雪伤上加伤,倒了下去;鹤丸被砍成重伤,与敌人僵持的和泉守一愣,被前后夹击砍倒在地。

  雪乃冷若冰霜的表情终于出现了裂痕,她近乎绝望地看着空中飞舞的碎片,眼神空洞。

  陆奥守注意到了躲在了阴影处的狮子王,带着看好戏般的残忍笑容。

  敌薙刀转向了呆滞的雪乃,渐渐逼近,陆奥守焦急地喊叫着冲上前去,雪乃却没有动。

  ”雪乃!!!“陆奥守喊出自己主人的名字,然后挡在了她的面前。

  喷溅而出的浓稠的黑血洒到雪乃的脸上,一片温热。

  ”吉...行?“雪乃呆呆地喃喃着。

  啊啊,有多少年没有人这么叫自己的名字了呢?陆奥守眼前一片模糊。

  【”我们可是很强的哦!“男人自信地笑着。的确,男人很擅长刀法,也能够使用枪,有这么说的资本。

  因为他这句话,陆奥守就相信着这个男人所创造出来的大千世界。

  然后这个自傲的男人,在被刺杀之前还紧握着陆奥守,用他‘最强’的刀,也没能抵御到最后。

  “真想再看一眼崭新的世界啊...对不起吉行,我...也许已经......”男人笑了笑,笑出了眼泪。

  男人死也没闭上眼,看着这个美丽的世界,笑着离去了。】

  “不要!不能睡过去!吉行!不能死、你不能死——”

  一向冷漠而疏离的少女嘶哑着嗓子叫喊,声音尖锐而恐惧。

  “雪乃...”陆奥守有些不明所以地躺在少女的怀中,只感到有水滴在脸上。

  “笨蛋!你刚来的时候不是说了吗?!你要看着这个世界的变化,你死嗲了就看不见了!你怎么...对!坂本龙马!!你怎么完成他的遗愿呢?!”

  男人的名字时隔多年再次被提起,陆奥守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隔世?对,自己是死过一次的,这个身体,这种意志其实都是别人的,真正的陆奥守吉行,已经在千百年前,随着那场大火,随着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一起消失了。

  那么我是谁呢?这个爱着新事物、爱着这纷繁世界,此刻为了保护主人的意志冲出去挡住攻击的“我”,又是谁呢?陆奥守也许是失血过多,意识开始混乱了起来。

  雪乃将陆奥守揽到怀中,抬头冷冷地看向狮子王,那种不带任何杂质的恨意让狮子王以为少女下一秒就会放下陆奥守,冲到自己面前给自己来两刀。狮子王不禁打了个寒战。

  可雪乃最终只是收回目光,咬着牙下命令:“所有人撤退!!”

  残伤累累的队伍迎着朝阳,踏着被照耀得布满伤痕的土地,走上回归的道路。狮子王站在了原地目送他们,眯了眯眼睛,将手枕在脑后,露了露虎牙:“真感人啊。那我们也回去吧?”

  狮子王的声音孤独寂寥地回荡着,然后他踏上了归途,像是在与地狱的冤魂对话。

  第二日,本丸。

  陆奥守皱着眉醒来,却发现并不安静,隔壁还是更远的地方,传来嘈杂的声音。

  “痛痛痛...真是过分啊!”和泉守的声音澄澈好听,此刻更多的是抱怨。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陆奥守居然是那样热血的青年啊,不错不错。”鹤丸轻描淡写地笑着。

  “...我比较在意的是狮子王的背叛。“太郎的声音沉稳、舒缓。

    ”你们安静些,吉行还在隔壁养伤。“雪乃的声音依旧冷漠,却好似镜面的光明亮地照耀着。

  陆奥守也觉得不可思议,一听到雪乃的声音,知晓她安然无恙,一直提着的心顷刻被温暖柔和所填满,好似这个自信冷傲的少女,控制着世界的悲喜。

  曾经那个叫做坂本龙马的男人,给了他这个永不休止的世界,就好像没了他世界会停止运转。可是,此刻陆奥守的世界因为雪乃变得色彩缤纷,有了丰富的感情,即使龙马所处的时代早已覆灭。

  陆奥守笑了,笑着笑着便哭了:你看,这便是你所期待的新世界。

  我想,代替你去看看这没有战乱的新世界,用这新躯体、新思想、新意志,忠于新的主人。

  所以,拜托了,请你永远沉睡在你所爱的时代吧。

  我作为刀剑,爱着这个美丽的【世界】。

——END——

【我爱陆奥小天使————(遁

  

评论(2)

热度(10)